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秀小屋

飘逸无觅处,躲进菊丛~~

 
 
 

日志

 
 

成都行,杜甫草堂(作者:红笔)  

2008-02-19 01:43:23|  分类: 爱成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笔,湖南人,现在深圳教书,强项主攻高中毕业班语文,很有才。我的好朋友,好姐妹哈,呵呵,我一直喜欢看她写的文章,这是她来成都旅游时写的杜甫草堂,收藏很久了,翻出来大家一起分享哈。。。)

谈起杜甫草堂,因心怀对诗人的怜悯,不觉要柔和一些。

这位被誉为“诗圣”的诗人一生颠沛流离,遭遇了安史之乱的全过程。动乱时刻,政治上又曾站错队,生活常常朝不保夕,别离、伤痛、打击、无奈等等都是他不得不接受的生命常景。诗人太需要有一个宁静的地方歇息他疲惫的身心了,杜甫草堂就是这样一个地方,虽然,它肯定简陋得无以复加,可只有在这里,诗人才得以安稳地居住了三年多时间。这种贫寒却安宁的日子,在杜甫一生中很少有,以后也不再拥有。

当然,现在的草堂杜甫绝未居住过,当日,杜甫得友人相助,简陋筑茅屋为草堂,离开成都后,草堂便颓倾不存。至五代前蜀,诗人韦庄寻得草堂遗址,才重结茅屋,以后历时多朝,屡废屡兴,才有草堂今日规模。

七月,我怀着近乎朝圣的心境一脚踏进了草堂。

门前一方不大的院子,正门两旁围墙蜿蜒,墙头竹叶青青,足以显示这应是一座古典园林。刚刚在成都郁热的天气里读完大门柱上对联,导游就催着快快进门,果然,走进园门,便发现照壁、正门、大廨、诗史堂、柴门、工部祠等几大建筑物排列在一条中轴线上,两旁配以对称的回廊与其它附属建筑,布局整齐,气象庄严。从大廨悬挂的说明可知,这种建筑为清代风格,杜甫草堂也以清代最为壮观,现在还能从平面示意图上窥得一二当年盛景。

这天,游人不多,我们导游讲解既少又有点“放羊”,倒正好便于我独个儿流连。

各建筑物之间有小桥沟连,流水萦回,夏日清荷(用一个个大水缸培养而出)亭亭玉立,另有竹树掩映,既觉庄严肃穆又古朴典雅,如果游人再少一点,真是发思古之幽情的好地方呢!

一路饶有情趣地东转西走,在诗史堂不觉伫步良久,这里陈列着各朝大诗人的塑像,杜甫行吟像陈列正中。不过,这座塑像不太动我心,倒是陈子昂风袖正举,似在大声咆哮的一座青铁铜雕塑令我震憾无言,寂静里,时空仿佛倒转,“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悌下!”初唐这渴望建功立业、个性张扬的呼喊简直胜过黄钟大吕。怀着感叹绕过座座知名诗人的塑像,又在厅中李清照的塑像前停留了一会儿,女词人长袖轻拂,“人比黄花瘦”,面容忧伤,但神态从容。我想,于这位才华出众,却又拥有女性全部温柔、明慧的女词人,即令铁石心肠也得一掬同情泪吧?

另外两座能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塑像一是陆游,一是唐诗人李商隐的。也许为了表现陆游在川的情景,塑像塑的是陆游微风细雨中骑驴过剑门关,“此身合是诗人未?”诗人似还在这样轻声问自己。这尊塑像半人高大小,驴瘦小,人亦作文人装扮,全无陆游的慷慨男儿状。其实,陆游是诗人,亦算英雄武将,中年入川也为抗金,他的诗歌,军事题材比比皆是,临死那首《示儿》岂非道尽了无法亲手收拾旧山河、不能重见国家统一的悲凉?

相比陆游的这座塑像,李商隐的那座真写尽了他的文人本色。那塑像李商隐着唐代文官官服,上身微屈,沉思状,眼中好像有千万疑问却又一个也没法出口。唉,这就是李商隐啊,一生陷在党争中,虽有远大政治抱负与相当才气,却永无出头之日,最后以四十五六的壮年匆匆而逝,只留下许多朦胧而美丽的诗篇。有关蜀地的诗中,有一首秀丽清朗,读书人很少有不能脱口而出的,这便是“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待我走出诗史堂,导游到处找我,原来要看重修的杜甫草堂,得再买门票。从狭小的围墙通道上绕过,我买了第二道门票,进入杜甫草堂的复原之地。

这座建筑具川西民居风格,矮小,作五开间,另有四间配房,竹条黄泥相裹做成的夹墙,屋顶茅草遮苫,再辅以竹篱、菜园、药圃,古朴,淡远,沾点野趣。杜甫当年若真能住上这房子,亦是一大幸事,可惜!

就在这里,杜甫写过200多首诗,许多脍炙人口,成为文学史上不可不提的扛鼎之作,比如《春夜喜雨》、《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等等。我用女性的怜悯与温柔,宁愿他在这里只写出过如“黄四娘家花满溪,千朵万朵压枝低。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之类的诗歌,我喜欢诗人享受“老妻画纸为棋局,稚子敲针作钓钩”的天伦之乐,我愿意随他去看《清江》里“自去自来梁上燕,相亲相近水中鸥”的村居景象。这位诗人从来就不是风流的无行文人,艰难困苦中,他怜子爱妻,体贴入微;他也爱朋友,与大他11岁的李白仅见过数面,而诗中“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从不吝啬赞美之辞,自己饱尝颠沛流离之苦,却还是殷情相问:“凉意起天末,君子意如何?”在这里所写的《客至》就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对朋友的真心。今日,这首《客至》中的两句还刻在草堂的门楣上:“花径不曾缘客扫,篷门今始为君开”,真是孩子般纯真!这在诗人,或许也是难得欢娱的一日吧?“盘飧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谦是谦了,却还是豪情满怀:“肯与邻翁相对饮,隔篱呼取尽馀杯!”是的,我喜欢这样的杜甫。诗人,太苦了,我欣慰他有这些快乐的日子,虽然,快乐中苦痛仍然不可免。

 从草堂出来,溪流婉转,竹林清幽,一座青藤覆盖的小亭里坐了几桌打麻将的成都人,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相杂其间,一片悠闲景象。我想即使杜甫魂游于此,亦不会怪罪,他本是位平民诗人,最能体味下层人的悲欢,“庭前扑枣任西邻,无衣无食一妇人”能够写出这样诗句的诗人,又怎会嫌弃平凡常人的小欢乐呢?可能,兴致所致,也会上来瞧上一眼?拈须微笑一回?我喜欢这愁苦、可爱的老头儿有舒心的笑容。

茅屋南面竖有“少陵草堂”碑亭,工部祠位于它的西侧。“工部祠”内有杜甫彩塑像,明、清石刻像和两通“少陵草堂图”碑刻。这应是祀祠,为表文化传承,也为表后人敬仰之情,在四川当过地方官的宋代著名诗人黄庭坚和陆游,也塑像配祀于此。不用说,这些塑像仅仅大意罢了,谈不上神态毕肖。

 可惜时间紧迫,走马观花观看一通,许多值得细细领略之处都给忽略了,还有,我到底“好汉不能提当年勇”,凭记忆,竟至于此地匾额对联一副也不敢说记得完整,不能不说更是一大憾事了。

如果能做个成都人,朝朝暮暮来此与诗人相伴,听晨风清吟,应是人生中一大美事了。可我也明白,这只是一个奢侈的梦想。

我呢,还是挥手相别,不做梦好了。

2002年7月22日晨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