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秀小屋

飘逸无觅处,躲进菊丛~~

 
 
 

日志

 
 

喜欢的寓言故事(三)——朝圣(转)  

2006-12-23 00:54:11|  分类: 喜欢的寓言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鹰帝 


   五天前我远远地蹑上了他。 
   他的影子在广袤的草原上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黑点。 

   他的姿态钝漠而沉重、步履踉跄而坚定。
   我甚至试着飞到他头顶上不到十米的地方,我从来没有这么接近过一个尚存呼吸血脉鲜活的生物——他盯着我,没有惊讶,没有尊敬,神态平常,毫无怯意,散乱的眼神里冷冷散发着疲倦的惺松…… 

   他的无所畏惧让我相信,他死的时候,一定骄傲地不肯扑向大地,而是会面朝纯净的天空。 

   我不知道他来自什么地方,到什么地方去。我只知道他终会倒在这片神秘的土地上,用苍然茫惑无神黯淡的眼光无力地盯着某个不知名的地方,吐出生命中最后的一口气。 

   如果没有我的出现,他的身体将会僵硬,将会冰冷,然后风化,然后分解,然后在这个被称为世界之颠的高原上消失的不留一点痕迹…… 

   不知为什么,我觉得他很像我。消瘦的面庞坚毅果忍,忧郁的眼睛泛着暗青的光…… 
   我不允许别的生灵用他的四肢果腹,我不允许奔流的冰川将他的身体冻藏。 
   我将用我最尊敬的方式撕裂他的遗骸。 
   我将用这片大地上最高贵的仪式分派他的躯体。 
   我将在他停止呼吸的最后一刻给生命沐浴出鲜嫩的色泽。 

   我早早地预见了他生命的终结,我的本能和天性让我从他的身上闻到了一股属于死亡的气息。 

   我用我的敏捷向他微笑,我用我的气度向他颔首,我用我的姿态的跋扈回敬他对这片苍茫呈现的傲慢…… 

   我叫鹰帝,鹰中之帝。 

   在这片布满传说充溢神迹的天空,我是人类最膜拜的生灵。 

二、尽欢 
 

  我叫尽欢,我一生中都在追寻一种叫做欢乐的东西。 
   婉婉转转的笑声,彻底嘹亮过; 
   难分差错的热炽,欢欣激发过; 
   忧心忡忡的伤感,蔓延积聚过; 
   浮华世态的嚣张,繁华换替过。 

 当一个人所有的尊严被残忍地践踏后,真正发现了自己的一无所有,他唯一用来反抗的武器便只有生命。 
   我的生命未必给过我荣耀,但一定不能给我耻辱。 
   我用一种对身体憎恨的方式来让感官麻痹。 

  我任由尘土吞噬我的体面,我的灵魂早在背叛与欺诈中化为脓水,现在我想做的只是让躯壳在潮湿的霉雾中腐烂,只有当我在恶臭中渐渐死去、消失殆尽时,才能在来到那圣洁的殿堂之前,安抚我的罪恶…… 

  西藏——神秘而传奇的地方。 
   冰山、草原、蓝天、流云……我从小向往。 

  当终于踏上这片泛着黝黑的土地时,我才知道轨迹的终点便是在这里引退我一生的孤独。 
   我像一个朝圣者,把经历的荣辱抛在脑后,让这一片湛蓝的天空把我安葬。 

  没有人能指引我的歧途,没有人能值得我留恋,没有人能懂得我的眺望,也没有人能拯救我被扼杀的灵魂。 

  我的四肢越来越钝重,我的身体越来越疲惫,我的想像越来越宽阔,我的慨叹越来越荒漠。 

  我走着,朝着不知名的地方,炔然一身,静待死神。 
   我见到了那只鹰,我好象可以懂得它意欲吞噬我的意图,它桀骜高贵的线条挑逗着我任人宰割的欲望。 

  我不在乎,我的血肉将在生命崩溃的一刻由它完成神圣的天葬。 
   我一次次跌倒,终于不再试图爬起,望着极深极远的天空,一种深切的宁静在心底悄悄戏弄着我与生俱来的骄傲…… 
   我饿了!我渴了!!我累了!!! 
   在闭上双眼的瞬间,我看见了那只神武的大鹰对着我一个姿态优美的俯冲,在明媚的天空下划下一道墨黑的弧线…… 
   来吧,我盼待的死亡! 
   呼吸着身边的薰香,将死的灵魂与大地签个盟约,这一份温馨……万岁! 

三、轻衣   
 

  我认得鹰帝,我不认得他。 
   然而我毫不犹豫地挥起鞭子重重地抽击在鹰帝的右翅上,飞散的羽毛和着鹰帝凄历的长鸣在这片幽远的天空中破裂! 
   我从来没有想过会为了一个外族的青年得罪神圣的鹰帝,我祈祷着鹰帝的原谅,也许我会因此永劫不复。 
   当我抬起他的身子的时候,他竟然睁开了眼睛。 
   清醒而冷湛的眸子,混合着奇妙的快乐与忧郁,轻率而飘忽地透视着我。 
   他缓缓吮吸着羊皮口袋中乳白色的液体,仿佛不是为了生存的必需而只是一次品尝,他一直睁着眼睛,眼光却在我身后凝固、停留。当他深深呼出一口气的时候,我知道我已经救活了他。 
   然后他的眼睛轻轻阖上,像是要封锁了一个久蛰胸中的秘密。要不是他的口唇中呢喃出一声谢谢,我会以为是我打扰了他的寂寞…… 
   其实我才是寂寞的,在这满是纯净冰雪与翠青草原的地方,只有我和我的羊群。 
   他的眼睛让我想到了——海! 
   自从小时候听过族中最有学识的老人说起过大海,我就一心一意地爱上了海,我常常试着从梦中的醉甜里呼喊起关于海的语言。 
   周遭的一切,宛如平常。 
   我却知道会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将会发生了。 
   我叫轻衣,我的歌声很轻,我的舞步很轻,我的呼吸很轻,我的心跳也很轻。 
   
四、鹰中之帝 
 

  我的翅膀还在隐隐的作痛,我的胸腔中还有隐隐的喘息。 
   我没有怪她,我甚至忽略了她眼中的歉意。 
   因为他并没有死,而我却差点强行攻击一个尚有活力的生物。 
   这不是我的原则,这违反我的天性。 
   我知道他仍是在盼望我的来临,我不会舍弃他,因为我是鹰中之帝,因为只有他这样的人才值得我亲自把他送登天国。 
   他高亢的大声狂叫。 
   他疯狂地与风追逐。 
   他在烈日的幻想中恢复着昔日的体温…… 
   他虔诚地等待着我的洗礼,仿佛骨骼的分离崩析能够让他重生,赐给他灵魂不死的永生,让爱他的人和他爱的人在纯精神的世界里贪婪地摄取能量。 
   我懂得他的痛苦,我渴望给他解脱。 
   在生与死的过渡中,只有我才能解开缠绕在生命中的跳荡,延续坚韧的命脉,在轮回中周而复始。 
   他望向我,神色间交错着嘲弄。 
   在他眼里,他落魄的人生、萦绕的悲欢、匆匆的聚散和生命中交织的孤单,全然不是我所能剖析的;在他眼里,我只不过是让他的死亡销声匿迹的帮凶。 
   然后他的眼角分泌出一颗晶亮的液体,浸润着干裂的肌肤。 
   我深刻地知道他突如其来的热泪缘自于枯竭的身体中与大地的水乳交融,那一刻只有我懂得他毫无掩饰对往事的愧疚…… 

五、轻衣……衣轻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到他的泪好象在释放着一种彻痛,急切而乖张,淡情而孤傲。 
   那晶莹而清澈的泪珠一笔一划地割破了我的矜持,那强迫而无修饰的痛哭堵塞了我心口中膨胀的裂缝…… 
   他深锁眼角下唏嘘的涕泣让我脱下了所有虚假的娴静,裸露出母性的欲望。 
   我轻轻地从他的身后抱住他,他的脊背抽搐着一生的伤痕累累,烘烤着我的全身。那种感觉让我执著而全心地希望用我的欢乐照亮他面容上的残破黯然,久贮的激情在刹那间决堤,汹涌成一种呼之欲出的纯洁愿望。 
   我的心脏一次又一次地悸动,我的情怀一寸又一寸地柔软,我的脸孔泛起一阵又一阵的潮红,我的思维一片又一片的剥离,为了安慰这个积蓄了无数悲伤的男人,我单薄的身体里充满了滚烫的温度,轰炸开他粘稠的哀伤…… 
   良久。 
   他转过头,坚决而不容置疑地推开我的身体,静静地望着我。他紧闭的双唇勾勒出一种清新的优雅,他枯黄的脸颊燃烧成一种前所未有的光亮。 
   “为什么?我不懂汉语,但我看得出他在询问。 
   我轻轻抚着他的头发,涩结的发丝开始润滑,让我加倍怀念起关于大海的传说,我用指尖沾了他的泪,放在嘴边轻轻吮吸着,我听人说过,大海是地球最清澈温暖的一颗眼泪。
 
   他的眼中突然涌出了更多的泪,不容我分辨他的哽咽,紧紧地抱住了我,那份大海的感觉让我眩惑。 
   一种湿濡浸透了我的轻衣…… 
   一种体温填补了我的寂寞…… 
   然后,他放开我,继续向前走去,甚至没有回头。 
   我轻轻唱起一首曲子,踩着优美的滑步,不知道他是不是听得见我的歌,不知道他是不是看得见我的舞…… 
   我的歌声还是很轻,我的舞步还是很轻,我的呼吸却很急促,我的心跳却很狂乱…… 
   直到他的影子消失在地平线上,我才止住歌声,停住舞步,蔽住呼吸,窒住心跳,盘坐在地,合什祝福…… 
   一声长鸣,鹰帝朝着他消失的方向冉冉飞去。 
   
六、尽欢……欢尽 
 

  我从来没有想过天空会如此接近。 
   我从来没有想过泪水会如此泉涌。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碰见那样纯洁的天使。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拥有无爱无欲的拥抱。 
   我奔跑。 
   我穿巡。 
   我扑倒在地,匍匐在圣洁如婚纱的草原上,咬噬着纯粹的痴狂,哀悼着我充满私欲的一生。 
   她不可亵渎的尊严刺破了我所有的防御,她没有遮掩的体温透过我的胸膛,渗入我的骨髓,燃烧着孽债的深怨,熬煎着灵魂的苍白。 
   她的歌声随风隐隐传来…… 
   天空蔚蓝,山川雄奇,冰雪晶莹,流水澄澈…… 
   我突然知道了这个一生一世游牧在高原的藏女是有着怎样高贵的心灵…… 
   在这样天籁般的圣诗面前,我一步步毁灭了我的混浊。 
   我抬头仰望天空,再次潸然泪下。 
   我懂得了生命的尊贵,所以……天空触手可及! 
   纯洁的感悟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献尽殷勤! 
   我又看见了那只大鹰,那是高原上用生命来献祭的神物。 
   鹰翩然落下,与我对视!目光炯炯! 
   我们彼此亦感觉到了对方眼中的尊敬! 
   鹰蓦然振翅而起,在我头顶盘旋一阵,长鸣三声,翱翔而去,再不回头。 
   它和我都清楚地知道,我已经战胜了我的死神! 
   远方出现了一道身影,轻衣飘飘。 
   她扬鞭牧羊,在举手捉足间,在夕阳映射下,乍隐乍现出绝代风华。 
   我心头一震,对着茫茫虚空,不由自主跪倒在地,疲惫的心中悄然摊开一张白纸,密密麻麻地写着:这就是生命!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